祁柒棋

=﹃=有三件事
第一,我杂食
第二,我曾经会写文
第三,别跟我逼逼,跟我逼逼没得用

【双黑】悲

*ooc注意

*一方死亡预警

*短刀注意

黑色的曼驼罗——不可遇知的死亡和爱


  太宰从小就喜欢中也。
  
  
  这点太宰不否认,为什么呢?
  
  他喜欢中也蓝色通透的眼睛,没有一点杂质,就算看过那么多血腥的画面也不会变得黯淡。
  
  心情好的时候中也会来一瓶酒慢慢的品尝,虽然酒品算不上好但是收藏的酒却是一等一的不错。太宰在第327次蹲在中也酒窖里的时候这样想,为什么太宰会在中也的酒窖里呢,自然是为了看到中也醉酒后染上迷糊的双眼了。
  
  那时候的双眼真是万分地美丽,胜过价值百亿的名画呢。平时通透的蓝色双眸因为醉酒变得朦胧了起来,平时没有表情的脸也染上一丝的红晕,真是诱人犯罪。
  
  
  太宰内心这样想。
  
  
  他还喜欢中也枫糖色的头发,在他的两颊弯成内扣的样子,小时候没有的小部分长发在长大后垂到了左肩上,像个女孩子一样,是的,女孩子。
  
  平时带着的黑色礼帽遮住了中也好看的发色,只有在家中的时候中也才会摘下那顶宝贝帽子,通常这时候太宰就会蹭过去把脸埋在中也的头发里然后故意在他头发里故意搞得他痒痒的。
  
  这种画面真的非常让人留恋。
  
  太宰还喜欢中也的身高,不高很矮,但是抱着非常舒服。没有骨头生生硌的疼也没有多余脂肪的柔软,抱在怀里像一个抱枕一样只不过中也并不会乖乖让太宰抱,通常会一拳打在太宰脸上让他的脸肿上几天,虽然疼但是太宰并不讨厌。
  
  “真是怀念那种感觉啊,对吧”
  
  似乎是对着旁人说的,却又如同自己的呓语。
  
  太宰在众多墓碑中的一处停下放下一束黑色曼陀罗,然后在墓碑前久久伫立
  
  墓碑上写着四个被红漆描过的字‘中原中也’
  
  太宰在墓碑前盘腿缓缓坐下,眼睛里有些一种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周围的气压渐渐的降低
  
  在很久以前,自己的挚友离自己而去。现在,自己的搭档也因为自己疏忽而失去的性命。
  
  阴云密布的天气终究是落下了暴雨,一滴含着不明感情的泪水也混杂在雨水中从他的脸颊滑落。
  
  “真是一场悲剧。”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