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柒麒棋

🐾堆图处🐾

【文野/双黑】一个陌生男人的来电

这是之前和大家的传文,到现在已经断了…一样找续接哒、、

by花匠
#并没有看过《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中——也——”他第三千六百六十七次接起这个电话,听了四年的熟悉声音通过电波传送过来。
“你到底是谁?!”
“中也不是很清楚吗,我说过要你自己想起来哦。”电话线那头似乎传来了轻笑,随即挂断了电话。
“靠!”平日里彬彬有礼的中原干部大人罕见的骂了一句脏话。
从他18岁开始,就有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不断的打过来,听声音应该和他差不多大。
每天至少两个。持续了整整四年。
最开始他也试图找出这个男人,但每次无一例外的都没有结果。
该不会是变态吧,中原中也也曾经这样想过。但若是变态,也未免太过奇怪了一些:既不给他寄诸如偷拍的照片之类的东西;也没有送过什么恶心的私人物品……不对不对,变态本来就很奇怪好嘛?!
但作为一个普通人,这个人也太奇怪了吧?他过完18岁生日八个月以后的一天晚上接到了这个男人的电话。
“您好,这里是中原中也。”
“chuya——”一个慵懒的声音用极为令人讨厌的语气喊着他的名字。
“请问你是?”尽管有些不爽,中原中也仍然保持着应有的礼貌。
电话那头却突然没有了声音。
“……”气氛保持了几分钟诡异的沉默。
“中也,你明明知道的。”
“啪嗒——”男人在他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冷不防撂下一句话,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part 2
by 知士

“这样就行了。”中原中也在文件上签字,递给前来的部下。
“是!非常感谢您!”部下鞠了一躬,“辛苦您了!中原先生。”
“哪里哪里。”中原中也微笑,“这次的任务其实是我和……”
和谁?
中原中也一时语塞。
“中原大人一直是自己领导任务,真的很有领导魅力!”
“啊,谢谢你。”
送走了满脸笑容与憧憬的部下,中原中也陷入了沉思。
那种感觉,非常的奇怪。
胸口闷闷的,脑子有一点卡顿。总觉得那个地方不太对劲,似乎一些模糊的碎片在脑中一闪而过,却又始终抓不住。
是不是这个时候应该骂谁两句?
是不是这个时候该去河边捞人?
是不是……
奇怪啊。
总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一个人的。
“大姐,我是不是有个搭档来着。”
吃晚饭的时候,中原中也问尾崎红叶。
“诶?没有啊,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中原中也低头切盘子里的牛肉。
“中原中也可是以独立著称的,港黑最年轻干部大人啊。”尾崎红叶放下刀叉,一脸戏谑地看着他。
“大姐,别取笑我啦。”
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
“喂……”
“中也~~”熟悉的欠揍的声音。
“怎么又是你啊!”中原中也不耐烦地甩甩头,“我现在有正事要做!”
“这个时候,中也应该是在和红叶大姐吃饭吧。”
中原中也一惊:“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
“中也,其实你知道的,好好想想,我到底是谁呢~”
“莫名其妙!”中原中也狠狠挂断了电话。
“啊……挂断了。”
太宰治抬头望向四周。
白茫茫的一片,甚至连部电话也没有。
“快想起来啊中也。”
“不然我们就都危险了。”

part3 
by:A. 

  纷杂的光影散落,将过于奢华的大厅装饰得更加炫目。黑手党的成员大多懂得享乐,更不用说这年终的聚会。中原中也轻轻摇晃着酒杯,酒液晃动着,这是上好的红酒,是他喜欢的类型。中原中也的心情似乎也随着会场热烈的气氛而变得愉悦。不时有人来敬酒,这个还算得上平和的干部大人也是乐在其中。
  酒液带着些许灼热,滚入喉咙。中原中也就这么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来者不拒。
  眼前已经有些模糊了,人影晃动,中原中也很清楚自己的流量,很明显,他知道自己今天有些喝多了。以前某人无数次的嘲笑过他喝醉后的状态,是哪个家伙呢?脑子迷迷糊糊的,怎么也想不清楚,只得归咎于这高级酒精的作用。他找了一个会场靠边的位置,悄悄远离了喧嚣的人群。
  窗外,除了几点浅淡的灯火,看不见别的什么亮光,狂风裹挟着什么颗粒撞击在玻璃上,似乎...下雪了。
  手机的铃声很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中原中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还是接起了电话。
  “中也,你喝醉了。”
  果然是他,那个男人。他的声音依旧熟悉,依旧烦人。
  中原中也果然是喝得太多了,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只知道自己对着手机不断的说着话,至于到底说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他似乎叫了什么人的名字。
  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什么都没有,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然后,他感觉到自己被一个人抱住了,他下意识的想要挣脱那个人的怀抱。男人似乎凑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的身体便不再挣扎。
  记忆中,活了这么大可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抱过,更不用说是男人。中原中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怀抱居然如此的熟悉...
  男人在亲吻他,这亲吻如同是野兽的撕咬。他没有反抗,他感觉到痛,感觉到了口腔中蔓延的血液的腥甜。他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眼角流下的眼泪被那人舔舐去。
  痛,痛彻心扉...无缘无故。他看不清他的脸,他又似乎清楚的知道他的相貌。
  他是谁...他是谁...他是谁?
  一个名字呼之欲出,堵在胸口,却最终什么都没想起来。
  鲜艳的,鲜艳的刺眼的红色从那个男人身上绽放开来,他就这么看着男人的身体分崩离析。视野被浓郁的赤红色覆盖,中原中也再也无法看到那人的身影。
  他听到了自己喉咙中发出的,如同咆哮的声音。
  
  
  眼前,依旧是嘈杂的会场,人已经少了很多...中原中也抬起发沉的头,橘红色的头发被汗水沾湿一丝一缕的贴在面颊上。幸亏人群已经散去大半,没有人注意到他现在的样子。
  如此的狼狈。
  他漂亮的蓝色眼睛一片迷茫,甚至有些灰暗。
  中原中也只知道,今天如此的好心情就这么被毁了。
  
  

后排艾特出三位√ @知士伐檀  @花匠-突然又想打倒太宰了  @葉未

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这停了多久……
  

评论(14)

热度(81)